May 25, 2017

超聲刀治甲亢不留疤

明天(廿五日)是世界甲狀腺日,本港每三十人有一人患甲狀腺機能亢進,患者主要症狀為凸眼、疲倦、體重下降等,傳統的開刀手術增加病人出血、聲帶受損的風險,以及留下疤痕,術後仍需長期服藥。瑪麗醫院引入非入侵性儀器「超聲刀」,利用加熱原理,令甲狀腺腫脹部位「燃燒」及「溶化」,病人毋須開刀,可即日出院,亦毋須再服藥。此為公立醫院自費項目,且復發率達三成,病人可按個人情況與醫生商量合適療法。


梁熊顯示範「超聲刀」以高密度超聲波加熱,令甲狀腺被燃燒及融化。(瑪麗醫院提供)

香港大學醫療係統助理院長及瑪麗醫院榮譽顧問梁熊顯醫生表示,近年市民輪候公立醫院治療甲亢的時間延長,由半年延長至九個月,由此推算患者有增加跡象。甲亢成因至今未明,可能與壓力、遺傳等有關。若不及早醫治,症狀惡化嚴重,「眼愈來愈凸,心悸變嚴重,身體愈來愈瘦等」。

瑪麗引入病人須自費

瑪麗醫院從法國引入「超聲刀」,原理如把放大鏡放在甲狀腺腫脹的範圍,以高密度超聲波加熱至約攝氏八十五度,令有問題的甲狀腺被燃燒及融化。受破壞的組織自然排出,腫脹部位慢慢縮細。超聲刀手術的副作用較傳統手術輕微,術後位置維持數天輕微紅腫。若超聲波加熱過熱,刺激甲狀腺後麵的神經線,可能導致患者短暫聲沙。

梁熊顯(左)及周女士(右)展示甲狀腺的照片。(劉敏攝)

梁熊顯醫生說,治療甲亢的方法包括服藥;若藥效不理想,甲亢復發,以及甲狀腺結節有問題等,可採用傳統開刀手術或放射碘治療。瑪麗醫院每年接受傳統開刀手術的病人約七十名。引入超聲刀後,病人可自費接受此療法,至今約一百一十宗自願參加的病例中,有三成復發,一人有聲沙副作用。

現年五十四歲家庭主婦周女士於二○一五年突然由五十公斤重,跌至三十八公斤。她說當時生活作息正常,但經常感疲累,「以為自己練舞練到瘦曬」,後來經私家醫生確診甲亢。她不想長期服藥,去年初接受「超聲刀」手術後即日出院,現時體重回升至四十多公斤,感精神爽利。

記者劉敏

原文地址:http://orientaldaily.on.cc/cnt/news/20170524/00176_078.html

Posted by: aqwdswqq at 04:20 AM | No Comments | Add Comment
Post contains 11 words, total size 3 kb.

走進回憶,往事怎能如煙

觸摸歲月的畫卷,一縷塵煙劃過指尖,那些牽動魂魄的往事,一低眉便落入了眸裏,心裏,還有我不知怎樣落筆的詩箋裏。
走進回憶,往事怎能如煙。這個季節,雲煙浮動,花草葳蕤,有多少感念在風中搖曳,有多少情深在霞煙裏意重,又有多少往事在心裏紮根,它不會隨歲月的輾轉而消逝GPS手錶,也不會隨時光的流逝而遠離,它只會在你的記憶裏,與你如影隨形,與你傾心遇見。
世人的守望莫過於內心存有的美好,而我的美好是煙火裏詩意的活著,文字裏溫暖的幽居,即便花會謝,緣會落,那曾經許下的一紙花盟,依然是我落筆情瀾的不舍。
悄然回首,情美若琉璃,暖過心窩。曾經攜手走過文字,你傾我之心,我傾你之意,花開多美不去說,水有多清不必問,只有眼裏拂過的那些青蔥的詩句,不老,且早已將喧囂之外的風景瀲灩成畫,美麗成詩,那份內心深處隱喻的戀是我今生難舍的情結。
途經紅塵,曾經繡緣品香,曾經月下邀飲,也曾經相伴對酌。流年如水,每次回憶都有清風淌過眉彎,有溫暖流過心田,還有思緒串起的珠簾,我把它掛在初遇的路口,待你走過,還會不會遙響心陌裏那抹久違的心動。
我想那些曾入了心的,蝕了骨的緣,若事隔經年之後,記憶深處仍有一抹痕跡,與你靜守如初,與你相知相懂,與你淺笑安然,因為那一年的曾經來過,已勝過世間的任何繁華。
往事並不如煙,有多少牽掛就有多少回憶,有多少回憶就有多少不舍,念起,心仍有驚濤拍岸,仍有暗香盈袖,仍有諸多不舍,眷依著你的殷殷心脈,隨血液溫暖鮮活地滋長帝國金業交易
人生中總有些感動幽居於心,總有些心動瀲灩紅塵,總有些不舍陪伴經年,總有些溫暖裝點了你寂寂的人生,走過歲月,與時光遇見,與草木遇見,與往昔遇見,那是時光靜處沉澱出的最美風情。
回首歲月,往事怎能如煙,打開一段時光,我的記憶氤氳著一紙情愫,念繾綣於心中,我用素筆硏墨,用心雕琢,將紅塵的故事落字為暖。紅塵情緣,陌上暗香,無處不在,可心底的那一段情,無論走出多遠,相信那份執著依舊是我筆下念念不忘的紅塵,暖暖珍藏的牽掛。
若有一天時光老去,我想往事不老,這份緣的最後,無論聚散,皆因初心滋養,若人生只如初見,我願守著一份清寧,與天涯遙遙相望,相忘,或不忘,請記得我的心海永遠有一葉舟泊在離你最近的地方,風雨飄搖,我心不動,穿越四季,落筆青蔥。
攤開掌心,我依然寫天高雲淡,依然寫月朗風清,依然寫紅塵的故事,流年的往昔,即使有時提筆憂傷,落筆惆悵,心也是喜悅的,因為如此真實的走過人生,淌過河流,越過溝坎,渡過情結,即便是痛,也痛得如此心甘,那散落天涯的緣,宿命裏似乎還沒有走遠,一如這千年不變的月光,隔岸,也會與你遙遙輝映。
我的念不薄,我的字不老。一紙書墨,蘸滿初見的喜悅,漫過如蓮的時光,將淡淡的細香,輕輕的描摹、幽幽的揮灑,靜靜的回憶,如此這般雅致的思緒,婉怡了偶爾的憂傷,沁染了傾心的煙火,薰陶了簡約的心境,旖旎了夜晚的孤獨。
夜色微瀾,星光若隱若現,風卷起心念無數,遙落一壺、一書、一心花瓣綿綿,在幽暗中琉璃著,馨香著,旖旎著。生命中總有一個人,見與不見,他或她都在你心裏,一念花開,一念花落,天地多廣,思念多深,不說日暮,不言星辰,只在文字裏種下百花的蜜,即使寂落,回憶起來也是一種甜蜜的憂傷。
陌上紅塵,緣分,總會有來來去去;歲月兜轉,感情,總會有分分合合;走進回憶,往事怎能如煙,駐足或停留,擦肩或回眸,歡喜或憂傷,花開亦或花落,就讓那些輕,那些疼,那些美和著南來的風,撚一箋心語,於恬淡蔥綠的時光裏,種下一株勿忘我,惟願歲月山河,初心依舊;惟願往事如昔,以流水的深醉,流淌成詩,以落花的從容,來過無悔,以慈悲的姿態,以血液供養,供養一份緣的芬芳,供養回憶的燭火,塵世間永不泯滅的溫情。

Posted by: aqwdswqq at 04:20 AM | No Comments | Add Comment
Post contains 15 words, total size 5 kb.

<< Page 1 of 1 >>
15kb generated in CPU 0.02, elapsed 0.0384 seconds.
32 queries taking 0.0269 seconds, 58 records returned.
Powered by Minx 1.1.6c-pink.